失序的大陆国家,多一半都是资源丰富的国家,也就是原材料国家。 而在中国崛起后,在新的世界经贸结构下,原材料最大的需求方,就是以中国为中心的东亚制造业集聚区。

——《枢纽》

一个持续的政治集团,前提必须是各成员国之间的经济联系。

——《枢纽》

这两千多亿美元顺差的背后是中国对东南亚国家的一千几百亿美元的逆差,我们是代表着整个制造业集聚区形成了对美国的顺差。

——《枢纽》

近些年,部分制造业开始从中国向东南亚转移,这带了一种新的担忧,就是中国会不会像拉美国家那样,陷入到“中等收入陷阱?”

——《枢纽》

在租界地区,他们也能感受到,现代政治、法律、观念。

——《枢纽》

也正是因为各种生活遭遇,海外华人反倒成了最早拥有中国意识和现代意识的群体,这是中国现代转型所必须的两种意识。

——《枢纽》

如果我们有一个强大中国,你们将会获得保护。

——《枢纽》

为应对太平天国,使得大清帝国从强干弱枝开始转为强枝弱干,帝国中央对于地方的控制力开始下降了。

——《枢纽》

超大规模的人口,自己把自己给锁死在一种低技术水平的状态上,于是掉到一个陷阱里出不来了。这就是“内卷化”。

——《枢纽》

内卷化,任何以节省劳动力为目的的技术变迁,在当时的中国都不可能内生性地出现了。

——《枢纽》

大清在这个过程中把大辽开创的二元帝国治理技术,发展为多元治理技术

——《枢纽》

成功的统治政策,必须能把国内的各种力量都整合起来,共同对付外部的敌人。

——《枢纽》

汉人是用什么来定义的呢?答案是,根据文化定义的,具体说来就是儒家文化。只要是接受儒家文化,并按儒家文化的指导生活的人,在古代就被视作汉人。

——《枢纽》

策略是想要精巧地构筑一种力量均衡。刘邦不能把开国重臣们都杀掉,那些没有封王的重臣多半都留下了,因为北面还站着匈奴呢,得有人能打仗。 再封一群同姓王爷,可以平衡这些重臣;反过来,重臣对同姓王爷也能形成制衡。皇帝则超越于各种力量之上,居间操控平衡

——《枢纽》

同姓封王,并不比异姓封王更可靠。异姓王爷如果有异心,可能也就是想要割据,同姓王爷如果有异心,可是想篡位的。

——《枢纽》

周秦之变这就走到了一个重要的关节点上。什么关节点呢?那就是,你用法家就能够征服天下,却不能仅仅用法家来治理天下。

——《枢纽》

为什么百家争鸣的局面,最后输给了法家。 但是,秦国统一天下这件事,却让法家的逻辑走到头儿了。这又是怎么回事呢? 变法的国家主要讲究的是战争效率,都是靠掠夺外部来滋养内部,秦国一统天下后,没有外部了,它还掠夺谁去?它的臣民怎么比较军功?

——《枢纽》

这三种态度,分别就对应着,儒家、法家和道家

——《枢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