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国藩论将军与将才

  • 2020-10-12
  • 沃德编辑
  • 阅读129次

本文节选自《唐浩明评点曾国藩语录》。

原文

凡军气宜聚不宜散,宜忧危不宜悦豫。人多则悦豫,而气渐散矣。营虽多而可恃者惟在一二营,人虽多而可恃者惟在一二人。如木然,根好株好而后枝叶有所托;如屋然,柱好梁好而后椽瓦有所丽。……遇小敌时,则枝叶之茂椽瓦之美尽可了事;遇大敌时,全靠根株培得稳柱梁立得固,断不可徒靠人数之多气势之盛。倘使根株不稳,柱梁不固,则一枝折而众叶随之,一瓦落而众椽随之,败如山崩,溃如河决,人多而反以为累矣。

译文

大凡军中之气宜聚合不宜流散,宜忧虑危惧不宜欢悦安逸。人一多则欢悦安逸,而气便逐渐流散了。营虽多,而可依恃者只在一两个营;人虽多,而可依恃只有一两个人。像树木样,根好干好然后枝叶才有所依托;像房屋样,柱好梁好然后椽和瓦才有所附丽。遇到小股敌人,则以茂盛的枝叶、完好的椽瓦便足可以了事;遇到大股敌人,则全靠根与干培植得稳当,梁与柱立得坚固,绝不可只靠人数之多,气势之盛。倘若根与干不稳当,柱与梁不坚固,则一枝损折而众叶随折,一片瓦坠落而众椽随落,像山崩一样地失败,像河决一样地溃流,人多则反以为拖累了。

原文

凡将才有四大端:一曰知人善任,二曰善觇敌情,三曰临阵胆识……四曰营务整齐。吾所见诸将于三者略得梗概,至于善觇敌情,则绝无其人。古之觇(chan,三声,窥视)敌者,不特知贼首之性情伎俩,而并知某贼与某贼不和,某贼与某伪主不协。今则不见此等好手矣。贤弟当于此四大端下工夫,而即以此四端察同寮及麾下之人才。第一、第二端不可求之于弁(bian,三声,武官)目散勇中,第三、第四端则末弁中亦未始无材也。

译文

大凡将才有四个大的方面。一为知人善任,二为善察敌情,三为临阵有胆识,四为营务整齐。我所见的各位将领,在其他三个方面略微懂得些梗概,至于善察敌情,则绝无其人。古时察看敌情的人,不但知道贼人头领的性情才能,而且还知道某贼与某贼的不和,某贼与某主帅的不允协,现在却见不到这样的好手了。贤弟应当在这四个大方面下工夫,即以这四点来端察同僚及部下中的人才。第一、第二两点,不可以在军中低级人员中求到,第三、第四两点,则小头目中也未尝没有这种人才。

后注

这两段话均出自咸丰七年十月二十七日给老九的家信。此时曾氏在原籍为父亲守丧。这年九月,老九赴江西吉安军营。老九因不是朝廷官员,所以不必在家守丧三年。此信的要点便是此处所抄录的这两段。前段谈的是军气,即军营中的气氛。曾氏认为,军事乃肃杀之事,宜聚不宜散,宜忧不宜喜。聚则有力,散则松劲,忧则警惕,喜则大意。其实,不仅军队应如此,大凡担当大任的团队都应如此。后段说的是对将才的要求。曾氏一向极为重视人才,战乱时期最重要的人才便是将才。曾氏为湘军物色和提拔了一大批将才,这是湘军成功的根本。从曾氏所列四点来看,似乎他本人更关注的是善觇敌情的人才,而当时湘军各营所缺乏的也是这类人才。


[ 欢迎转载,通常都注明:文章来源于辣豆瓣,作者沃德编辑 ]

相关图书 [ 1本 ]

唐浩明评点曾国藩语录
  • 豆瓣: 9.1
  • 作者: 唐浩明
  • 出版时间: 2009
  • 出版社: 华夏出版社

加入书友群

沃德先生的辣豆瓣公众号
  • 与书友"共享"、读书、品书、进步。

我的帐号

反馈问题,请发消息到公众号或2510467059#qq.com。